Lio酱🎐

Anyway,my mum always said:"The things we lose have a way of coming back to us in the end.If not always in the way we expect."

好喜欢你(08)

照例AU+OOC

废话在后面,大家先食用愉快啦~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大学和高中不同,高中时不想见到的别的班的同学,即便有心避开,有时拐个弯上个厕所就能碰见,而大学时不想见到的他系同学,只要有心去避,无人故意去找,就真的可以避开很久很久。

但是这种情况,排除了竹马竹马。

“宋干节?来我们家?”Beam觉得自己一定是耳聋了。

“Forth爸爸妈妈出差,我们两家也是这么多年的交情了,总不能叫Forth一个人在家里过宋干节吧?”

Beam转过头嘀咕:“他怎么不跟着去……”

“别以为我听不见。”Beam妈妈无奈叹口气,“好像Forth这孩子自己不愿意吧……哎呀你也别问了,叫他过来知道么?”

“还没到宋干啊妈妈!”

“难道还真的只在宋干节让Forth过来吃饭吗?他这几天吃什么呢?快去,Beam,不要让我说第二遍。”

Beam张了张嘴,终于头疼的出门去敲隔壁家的门。

过了很久Forth家的大门才被打开,足足有半个学期没见的人隔着一个前院遥遥相见,两个人都相互看见了对方眼底错愕的狼狈。

Forth瘦了。

这是Beam大脑一片空白前,出现的最后一句话。

Forth匆匆低下了头,不去看Beam,右手背在身后用力握拳,又松开,这才缓缓走过去打开院子里的门。

“咳……”Beam的眼睛到处乱飘,“我妈叫你……过去吃饭。”

“……嗯。”

“那,那你,现在和我……走?”

Forth抬头看着Beam:“等我拿钥匙。”

“好……”

Beam看着Forth转身走进房子,垂眸看着自己放在栏上的手。手指尖微微颤抖,用力到发白。

那个眼神……

你刚才看我的那个眼神……

我差点都要以为,你喜欢我。

“Forth,怎么瘦了这么多?多吃一点,知道么?”

饭桌上的人保持着恰到好处的笑容,一举一动都像是被规范好了,丝毫不逾越。Beam看着看着,突然心底平白生出一股怒气,低下头猛塞了一大口饭。

“今晚你就和Beam一起睡吧。”

“咳!咳咳……”Beam满眼慌乱,匆匆抬头。

Forth侧过头看了眼Beam,暗了眼眸,轻笑道:“不麻烦了,我在家里睡可以的。”

Beam妈妈不赞同:“不在我家睡,你的早饭怎么办?你今天早上没吃饭吧?父母不在身边,你们这些孩子都是这样,一点都不好好照顾自己!”

“Forth会保证一日三餐过来报道,就真的不来住了。”Forth行礼,“谢谢。”

Beam低头拨动了下米饭,放下了勺子和叉子。

“嗷!Beam,你吃好了吗?”

“……嗯。”

“好吧。”Beam妈妈转头望着Forth,“Forth吃烤肉吗?之前答应了Beam。”

“可以的。”

“就等你这句话了。”和Beam相似的眼睛含着笑意,“下午和Beam一起去买肉吧,我在家准备工具。”

一脸懵逼的Beam和Forth就这样一人一辆自行车,被送出了门。

Forth侧过头看着一脸茫然的Beam,数不清的相似的场景突然出现在眼前,慢慢重叠,最终变成了眼前这个人的模样。他极其轻柔的笑了一下:“鸡胸肉,Beam。”

那个人的右脚用力踩下踏板,先Beam一步而去。

两家人当了快二十年的邻居,以前也经常有聚在一起烤肉的活动,在Beam和Forth升上高中之后,采买的任务就交给了他们两个。那个时候,两个小小少年就像现在这样,一人一驾单车,一前一后穿梭在巷弄之间,从下午四点不到,半玩半买,一直到夕阳西下,背影拉长。Beam骑车一直跟喝了假酒似的,一路扭,自己又不喜欢往口袋里塞东西,觉得这样裤子鼓起来难看,纸往车篮一放,往往扭着扭着就飞了,所以每次都是Forth负责拿钱和采购单,买完一样之后说出下一样,然后喊一声不知道又去关注什么的Beam,两个人一起走。

和一个人一起长大是什么样子呢?大概,就是像这样被那个人占据所有的回忆吧,一草一木,一举一动,都能让我想起你。

Beam用力眨了眨眼,跟了上去。

“鸡肉我要那里的!”

“好。”

大概还有一点,我说的你都懂。

烤肉放在铁板上发出“滋滋”的声音,油滴下,火焰更盛。

“你……”Forth用力握了一下手里的夹子,“你这段时间和Best……怎么样?”

Beam愣了一下,没反应过来Forth在说什么。

Forth自知失言,慌忙道:“就是!你最近……最近过得怎么样……”

“啊……”Beam面无表情把肉翻了个边,“你那里,怎么样?”

“嗯?”

“你和……嗯……就是问一下,你过得怎么样。”

Forth觉得自己的心跳一下子失了频率。

明明知道这个人的心里没有自己,可是也会因为对方一次不在意的关心而欢喜。

“过得不错。”Forth悄悄偏过头,用力眨了眨眼。

嗯,过得……过得……不错。正常去上课,正常完成老师布置的任务,正常去和同学们说话,正常计划以后的路……

只是有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想起你。

只是我还是舍不得擦掉你的名字。

除了这些,都还不错。

“这样……是挺好的。”

Beam死死盯着火焰,直到眼睛发痛才闭上,这个时候看见的黑暗中,仍然有重重漂浮不定的影子,依稀还是火焰的形状。

挣扎的,跳跃的,不安的……有什么东西在胸口呼啸,想要撕碎胸膛跳出来作威作福,掌控一切。

不行的。

已经不行了。

“那,你呢?”

是Forth小心翼翼,暗含无数心思的试探。

“我?我……”

指尖悄悄挪到夹子温度高的吓人的地方,十指连心带来的痛感好歹缓解了内心的郁气。Beam嘴角扯开了一个意味不明的弧度,映着火焰光芒的侧脸柔和了本应该展现出来的戾气,明暗不清的光,传递出了不正确的信息。

“我很好。”

人们把所有的难以言说隐藏得太好,以至于,本应该听见的人,毫不知情。

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军训休息的时候插空用手机码出来的,篇幅就没有前两章那么长了,大家见谅_(:з」∠)_

接下来就要准备让四哥搞Best的事情啦~

总觉得Best好可怜莫名被搞事情😂可是助攻就是要有奉献精神啊✺◟(∗❛ัᴗ❛ั∗)◞✺

希望大家的九月都能顺顺利利!!!!❤️

评论(20)

热度(17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