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io酱🎐

Anyway,my mum always said:"The things we lose have a way of coming back to us in the end.If not always in the way we expect."

好喜欢你(10)

好久不见的AU和OOC~

你们给我留下的所有我都有认真去看,估计是年龄大了很多时候什么都想做好就有些力不从心,所以没有一个一个的去回应你们的真的是对不起了!!!!🙇

这次也请食用愉快啦~

照例碎碎念在后面٩( 'ω' )و !!


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好喜欢你(10)

Forth给自己设立了一个最大的假设——Beam没有和Best在一起。


这个假设Forth没有任何理由来给它立足,但是就是有一种感觉,告诉Forth,这是对的,这个假设是对的。


Forth没想到,自己有一天居然成为了一名猥琐的跟踪汉,还是专门尾随Best的那种。但他确定一定以及肯定,Best这个人绝对有问题,虽然他现在并不能确定之前见过的那个女孩和Best到底是什么关系,也不敢随意去问Wine,就怕一不小心打草惊蛇,功亏一篑。


“在看什么?”


“项链啊……”沙发上的Best皱眉盯着平板,“就是太贵了。”


Beam恰好下完PVE,揉着肩膀坐过去看,撇嘴:“这条?可以。你不可能买不起吧?”


“给她的,不想用我姐给的钱……”Best有些烦躁的把平板扔到一边,闭上眼躺在沙发上,还不忘一脚把Beam踹下沙发。


“mmp!”Beam一脚踩过去,“你送这个当生日礼物?”


Best闭眼喃喃:“她喜欢这个。”


Beam冷笑:“她男友怕不是死了?”


Best的身子僵了一下:“她男友出国读研,赶不回来给她庆生。”


“所以你把自己当成什么?”


Best没回他。


Beam靠着沙发坐在地上,静静看着平板上的那条项链的图片。


Beam记得很久以前,他读过一本叫做《相逢》的中国散文集,里面有一句话,他记得很清楚。那句话是——孤单不是与生俱来,而是由你爱上一个人的那一刻开始。


大抵这个世界的爱恋就是这个样子吧,你不在的时候,无论我再怎么开心,一想到你就能感觉到心底被人悄悄撕开的疼,可一看到你,哪怕只是一张照片都能开心到不能自已,如果要送你礼物的话……什么都想送给你,因为你在我心里值得所有最好的东西。


哪怕你并不属于我。


我对你所有的喜欢,聚集在一起,成了一朵开在尘埃里的花,在你的足边盛开。


离Best喜欢的那个女孩儿的生日只有三周了,三周之内,他还差两万珠。短时间内,单靠一个学生打零工来凑齐这笔钱并不容易,最后Best选择利用自己的专业,翻译赚钱。Beam知道Best不想别人帮他筹钱,所以他就只在医学院里问问谁有一些急需翻译,但是自己没有时间动手的论文和资料,带些“单子”给Best。


如果这件事是两个极其普通的学生做的,大概也就是在自己学院里传得稍稍广一些,可是Best的风流成性也是出了名的,Beam更加不逞多让。不过三四天,整个学校都知道了Best急需钱,正用翻译来赚钱,而他的绯闻男友Beam正在劳心劳力的帮他找“单子”。


“我的天呐……Beam医生也太暖了吧?想嫁!!”


“你忘了我们的 双B CP了?我们Beam医生真的是贤惠受?看不出来啊!”


“嘤……人家最喜欢反差萌了……”


Forth面无表情握断了一支HB铅笔。他把断了的铅笔丢进垃圾桶,低声问身边的Leam:“Best最近在干什么?”


“这不明摆着在赚钱?”


“所以,赚钱干什么?”


“我听说……”Leam皱着眉头挠挠脑袋,“好像是急着买什么东西吧……只弄这个月来着。”


急着买东西……


只弄这个月……


Forth垂眸盯着自己手下的作业图。


看似复杂纠缠在一起的毛线圈,滚着滚着,露出了一个小线头。


这个月的月末,Best声明不再“接单”,Forth也正式开始了所谓的跟踪活动。所谓“跟踪”,其实也不过是保持着几米远的距离,从学校就开始跟着Best走。Forth跟着Best在一所中学前的奶茶店停下来,大概是过了十来分钟,之前他看见过的那个女孩子从一辆出租车上下来,向Best小跑过去,Best笑得极其温柔,侧着身子低头和女孩说话,女孩是不是笑得背向后仰,Best就不动声色的伸出一只手在后面虚虚扶着她的背,以防她一下子身体失去平衡摔倒。


真的是小心翼翼的去对待的。


Forth冷着脸,用力握拳。


他们两个人最后在一家餐厅坐下来,Forth没有预约进不去,就干脆在马路正对面的一家咖啡馆里靠窗坐着,幸好Best他们也是靠窗,模模糊糊的,外面又有树挡着,Forth只看得见Best的一些动作和表情,女孩的就完全看不见了。不过这对Forth并不影响,他要看的就是Best。


才坐下来不久,那个女孩就站起身来,似乎要接电话,满心欢喜的捧着手机出去了。Best的表情却一下子焦虑起来,Forth看见他拿出手机打电话,不知道在说什么。Forth心下一动,抬手拿起手机拨打Beam的电话。


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处于什么心理,但是他就是觉得自己现在应该给Beam打一通电话。


电话,没通,显示正在通话中。


Forth垂了眸,起身付钱出咖啡馆。可就在他推门而出,正准备过马路时,对面一辆极为眼熟的白色小轿车停下,车上下来一个人,穿着白色医学院校服,生得剑眉星眸,好看的很。那个人手上拿着一个礼品袋,他行色匆匆,额头上有汗珠流下也顾不得擦拭,急忙冲进餐厅,把手上的东西给了Best,然后退到Forth看不见的死角里去。Forth看见拿到东西的Best明显是松了口气,不久女孩儿回来,Best笑着把礼品袋递过去给她。


在暗中观察的Beam,整个人终于完全放松。


这条项链整个曼谷总共就只有一条,昨天Best筹够了钱去买的时候,已经没了,还是Beam最后查到清迈有家专卖店还有,立马赶过去买,幸好还是赶上了。


Beam笑着把双手放心裤子口袋里,整个人轻松起来,那股不自觉的风流气质不由流露出来,引得好几个女孩子红着脸悄悄打量。如果是在平时,Beam还能稍稍回应几个目光,只是他现在也是开了好多个小时的车的人了,实在是没有精力再去理会,他确认东西成功送出去后,就转身出了餐厅。



只是马路对面站了一个好久不见的人。


可能是两个人露出的表情都太过讶异,相互看着对方,就觉得血液倒流,全身僵住。



如果你想要把一团乱的毛线圈弄清楚,那就要记住,一定要死死抓住它偶然露出的一小截绳子,然后慢慢跟着它的线路走。


你就会发现,里面的线的弯曲缠绕的样子,和你之前所想,过于并不相同。





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前半部分是军训期间写的,后面因为身体缘故,断到今天军训结束才补完,其间多有不好之处,望请见谅!

越写越有偏了的感觉,要冷静一下了。。。。。。

谢谢你们一路陪伴我到这里,今后上来的时间会很少,但会努力把 好喜欢你 写完的。只不过需要重新思考大纲了。

虽然每次都说了OOC警告,自己总是觉得OOC不好,越写越觉得写的人物太陌生,有的时候不由自主会有种恐惧感。自己的能力不够,也是因为大家善意的包容才有机会在这里,收获了这么多的鼓励,认识了这么多可爱的人们,真的很高兴遇见你们啊!!然后看着自己一言难尽的文就觉得,真的很对不起你们对我的包容,以后要更加努力的去打磨自己了!

磨练磨练磨练!!!
大家一起成为很好的人啊(。・ω・。)ノ♡

评论(15)

热度(188)